当前位置:主页 > 绿茵赛场 >央、财互怼背后的隐忧:中国的财政挑战 >

央、财互怼背后的隐忧:中国的财政挑战

创始人
2020-02-02 阅读 189

摘要:以上事件的发展,实际上显示出十多年来,政府通过债务扩张刺激经济发展导致的地方财政困难,已经不容忽视。无论是央行,还是地方财政,他们都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做出了不可低估的贡献,但是现在债务归来的时候,巨大的地方政府债务负担已经成为整个国家不能回避的挑战。

世界的大事这幺多,但什幺事情是具有决定意义的?要理解这一点,至少要对现代政治史有清晰的了解:

历史经验显示,在现代历史的长河中,真正具有决定性的因素是财政。

从1788年的法国,到1910年的清政府,1946年的南京,再到1989年的前苏联,没有一项因素在决定时局的走向中比财政更重要。因此,从2016年到2018年,在所有的论坛和文章里,当我谈及国内问题时,也不止一次地强调财政安全的重要性,财政安全,也就是钱的安全乃是我们国家稳定团结的重中之重。

1775年,在外交大臣韦尔热讷的鼓动下,路易十六参与了美国独立战争,并在胜利之后欠下十数亿里弗的国债,使得国债飙升至1787年的25亿里弗(依照不同的计算方法,1788年已将近四十亿里弗),面临无力偿债付息的困境。由此因征税问题招致了统治阶层的内部分裂,以及三级会议和大革命的爆发

从2017年底到2018年7月,国内发生了以下几件与财政息息相关的大事:

1、2017年底,财政部发布《关于坚决制止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遏制隐性债务增量情况的报告》,明确表示:“要坚决打消地方政府认为中央政府会“买单”的幻觉,坚决打消金融机构认为政府会兜底的幻觉”。

这句话展现出国家解决财政问题的决心,但也意味着地方债务不再有高质背书,商业银行难以再将地方政府视为优秀借贷对象,反过来就是说,地方政府依靠银行借贷缓解财政问题将会变得困难起来。

2、6月27日,据经济观察报此前报道,市场流传出一份会议内容纪要传言:在6月22日湖南常德市政府召开的化解政府债务专题会议上,达成决议,“如果到期贷款及分期还款计划不能采取延期、续贷或借新还旧等措施,一律不归还。”尽管此项传言随后被当事方否认,但却展现了地方政府在严酷债务问题面前的无奈,反过来也意味着地方政府通过融资缓解财政困难将愈发困难。

3、7月13日,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在“华尔街见闻”撰文,阐述了地方财政的问题与央行的无奈,随后,财政部予以反击,直言地方财政的难处。这意味着财政困难的加剧导致了问题的公开化。

以上事件的发展,实际上显示出十多年来,政府通过债务扩张刺激经济发展,导致的地方财政困难已经不容忽视。无论是央行,还是地方财政,他们都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做出了不可低估的贡献,但是现在当债务降临的时候,巨大的地方政府债务负担已经成为整个国家不能回避的挑战。

而且,面对当前情势,解决部分地方财政困难的出路恐怕很有限。由于金融市场的低迷和部分地方政府缺乏足够的背书,无论是银行借贷,还是市场融资,地方筹集资金都将非常困难。在这种情况下,政府能够动用的手段无非以下:

1、开辟新的税源

部分地方财政望钱欲穿,不能不开辟新的税源;从各方讯息来看,房地产税的开辟似乎已经迫在眉睫。

一方面,不仅仅财政部屡次发文征收房产税,连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在国新办发布会上也表示,中央将加快推进房地产税等相关政策举措,这表明征税已经取得跨部门的共识;另一方面,在财政困难地方政府之劈窗式尝试的压力下(如关于6月22日的常德流言),使得那些原本对征收房产税怀有疑虑的部分反对者(从现今一系列表述来看),似乎正在转变态度。

2、减少开支

在无钱可用的情况下,部分地方政府不能不裁剪部门和人员,尽可能减少缺乏效益的补贴。这些事情实际上政府正在做,而且在未来还会继续推进下去。在此过程,肯定会产生一些反弹和压力,这是不可避免的,无论如何,在财政问题缓解之前,财政现实将迫使精简措施继续走下去——各位小伙伴要做好心理准备。

3、其他办法

在这里不便累述。

最后,财政是国家机器的动力,任何国家战略,都必须有财政的背书。而财政的挑战,不仅仅是部分地方政府的挑战,也不仅仅是央行的挑战,也是整个国家的挑战,这是今天中国人在债务扩张发展之后,不得不面对的难题。